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贅婿神王 ptt-第七百九十八章 勾引!相伴

贅婿神王
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
面对叶宁突然的妥协,不仅郑幼楚心惊,倍感诧异,就连北帝,都微微动容,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,觉得自己听错了。
主要是两人,都很清楚了解,叶宁的性格,非常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,绝对不会做出对她们不利的事情。
可现在听到这个结果,哪怕北帝和郑幼楚,提前做好了心里准备,也万万没想到,叶宁居然答应了,而且还如此的果断,这让两人再次看向叶宁的眼神,都变得充满了极度的陌生感。
“你……答应了?”
郑幼楚,狐疑的看着他。
“确定要合作?”
“献祭自己的一个孩子!”
北帝亦皱眉,不禁冷笑一声,质疑道;“你答应的如此干脆,倒是让我们很意外,怕不是有阴谋吧?”
“上次曲岩,都没能杀了你,的确让我很吃惊!”
“这次你又想耍什么花样?”
她现在对叶宁,非常的戒备,认为叶宁答应合作,怀疑其中必有猫腻,连续经历对叶宁数次的计划,都没能把他除掉,还损失了很多人,最重要的是秦霜,这已经让北帝心生忌惮了。
并且北帝对郑幼楚的做法,也感到很愤怒,认为她太过贪婪,找自己合作还不行,竟然把这个上门女婿叶宁,也给找了过来。
叶宁冷冷说道;“这不正是,你们想要的结果吗?”
“怎么又怕了?”
“我答应和你们合作,你们把那炼丹炉的图案,拓印下来交给我,然后告诉我,如何破除掉那诡异的红毛,咱们各取所需!”
北帝和郑幼楚,互相对视一眼,彼此用眼神交流。
“可以!”
“既然合作,就要有诚意,我的诚意是,把炼丹炉图案,拓印两份交给你二人,你们两个的诚意呢?”
郑幼楚说道。
她是从来不信北帝的,也包括叶宁再内,现在三人都是彼此合作,全都是各有目地,所以警惕心很高。
“呵呵。”
“我的诚意,就是破除诡异红毛的办法,在我这里,详细的记录了,关于诡异红毛的起源和来历。”
北帝轻慢一笑,面容冷冽。
随后郑幼楚和北帝,同时看向叶宁,意思很明显了,想要看到叶宁的诚意,然后三人彼此交换。
叶宁说道;“难道你们不相信我?”
“不相信!”
北帝摇头,眼神森然。
“除非你把孩子带过来。”
仙 帝 归来
郑幼楚,眼神闪烁,喝了口茶水,开口;“现在情况特殊,你没有拿出足够的诚意,我们很难相信你。”
“那就是谈不成了?”
叶宁眯起眼睛。
“我出门不可能,随身带着一个孩子,而且现在是你们再求我,不是我在求你们,别把位置摆错了!”
“真是可笑!”
说着叶宁转身就走。
“等等!”
郑幼楚起身,追了上来。
“还可以再谈。”
……
燕京。
玄武胡同,陈家老宅。
门口依然挂着白灯笼,不过陈战的尸体,已经化作骨灰下葬了,曾经的陈家,通常都是门可罗雀,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人物,都快要踏破陈家的门槛。
可自从上次,朱雀天尊来了之后,带来了北荒战神那四个字,还有一块墓碑,陈家昔日的繁荣,一下子就变成了,现在萧条的样子。
往日风光不再,让人一阵唏嘘,尤其是后续,关于陈战的事情,不断有网友,对此事深挖内幕,又爆出了不少,陈战曾经做过的坏事。
一时间又把陈家,推上了风口浪尖,让陈老爷子颇为憔悴,不过陈家祖上,毕竟曾出过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即便因为陈战的丑陋之事,牵连了陈家,倒也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,只是让陈家,看清了人心。
而那些曾和陈家关系较好的名门望族,以及商业圈子的巨头,或者是一些军方的人物,现在突然消失了,都在快速的撇清和陈家的关系,要不是陈家那位祖上的余威还在,恐怕现在的陈家,早已经无人问津了。
“父亲。”
“您保重身体,别太过伤心。”
“弟弟的事情,我会亲自解决,找人调查此事,严查背后之人,一定会还咱们陈家,一个清白和公道。”
陈煌说道。
看着父亲,一夜之间,又白了不少头发,神色更是憔悴许多,作为陈家长子,陈煌十分心疼的样子。
“父亲,大哥说得对。”
“保重身体最重要,母亲已经卧病在床了,您可千万不能倒下。”
陈雄亦开口,心中愤恨,攥着拳头。
对于弟弟的死,他难辞其咎,脸上都是巴掌印,后背上衣服一片血红,留下了鞭痕,那是陈老爷子打的。
“咳咳……”
柔软的床榻上,陈老爷子躺在上面,眼神黯淡无光,脸色略显苍白,嘴唇发干,前几天的精气神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“别妄动!”
“陈家现在的情况,不容乐观,已经陷入泥潭,又被被推上了风口浪尖,此时肯定有无数双眼睛,再暗中盯着家族,你们兄弟二人,又在军区身居高位,不可在涉足东海省城的事情。”
“先蛰伏一段时间,等这次的风波过去,我亲自去中天海,找九大巨头商谈此事,听到了么?”
犬俠
“父亲知道了。”
“嗯。”
陈煌和陈雄点头,然后默默退了出去,叮嘱几个丫鬟,照顾好老爷子和老太太,然后把自己的媳妇,也叫了过来,帮忙照顾二老。
走出门口后,陈雄眼中迸射毒光,满脸杀机,说道;“大哥,这事不能算了,咱们一定要给三弟,讨个说法!”
“我就不信邪,东海省城还成了龙潭虎穴?”
“那个什么上门女婿叶宁……”
“我要宰了他!”
“闭嘴!”
陈煌瞪了陈雄一眼,不怒自威。
“现在是特殊时期,陈家不能在折腾,老爷子既然叮嘱,咱们就不要妄动,现在的陈家已经处于风口浪尖,你给我回军区,冷静的呆着!”
“大哥!”
“你听我解释,咱们不亲自动手!”
陈雄连忙开口。
“借刀杀人,不就好了?”
“住口!”
陈煌喝斥,啪的抽了陈雄一个耳光,沉声道;“我在警告你一次,不要轻举妄动,否则军法处置!”
“上车!”
顿时陈雄,捂住红肿的脸庞,乖乖的上了车。
轰隆!
吉普车启动,离开了玄武胡同,陈雄虽有怒火,可对于大哥不敢发泄,只能把所有的不满全都压制了下去。
“开车。”
陈煌坐在后座说道。
“是!”
司机点头,启动车子,载着兄弟二人离去。
……
翠柳庄园。
北帝已经走了,认为叶宁没有诚意,所以不参加这次合作,但是郑幼楚没有,而是另有心思。
“这是何意?”
叶宁皱眉,看着衣不蔽体的郑幼楚。
“咯咯。”
郑幼楚,妩媚一笑,皮肤白暂,身材很好,披着一件网状的衣服,大腿上是黑丝,光着脚丫走到叶宁面前,隐约可以看到她胸前和背后,那一幅关于炼丹炉的模糊图案。
“难道你不想,看清楚我背后的图案嘛?”
“我穿着衣服你怎么看!”
“凑近点。”
只见叶宁推开郑幼楚伸来的手,对于她的勾引,不为所动,这种拙劣的把戏,秦霜以前就玩过,所以很难影响到他。
“没必要。”
“你可以画下来。”
“哼!”
看到叶宁冷漠的样子,郑幼楚极为不满,说道;“我只不过是,把她心中所想的,展现出来而已。”
“你不喜欢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