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起點-第一千章 蓄勢待發展示

日月風華
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
突牙吐屯之前对秦逍谈不上反感,但也绝对看不上眼。
毕竟是草原上征战多年的勇士,一个年纪轻轻的唐人在突牙吐屯眼中实在不值一提,如果不是尊敬塔格,看在塔格的面子上答应听从秦逍指挥,否则突牙吐屯是正眼也不看秦逍。
可是秦逍露了这一手,技惊四座,突牙吐屯是打心里叹服,这时候隐隐明白,塔格为何会如此看重一个唐人。
秦逍却是神情凝重,摇头道:“不是什么英雄,我没有考虑战马,这才导致队伍出现变故。”望见已经损失了不少人马,向吐屯道:“突牙吐屯,这才刚开始,要穿过沼泽地,还有几十里地,越往前瘴气的影响会越大,吩咐大家将战马的口鼻也都蒙起来,减轻瘴气对它们的影响。”
突牙吐屯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当下吩咐将士们蒙住口鼻,更是派了人骑快马去通知从沼泽另一边绕行的队伍。
不过要蒙住战马的口鼻,所需的布料不少,又不能将装有食物的袋子腾出来,许多人没有办法,只能脱下外袄,再脱下中间一层衣服蒙住,好在这些战士身体强壮,毅力坚韧,勉强能够抵御寒气。
队伍恢复过后,继续向前进发。
秦逍这个法子倒是立竿见影,蒙住了战马的口鼻,再加上骑兵存了小心,队伍虽然缓慢,却没有再发生战马失态之事。
秦逍正在穿越黑水泊的时候,乌晴塔格已经引兵罗支山下。
雪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数百具尸首,双方还没来得及掩埋尸体,所见触目惊心。
罗支山上,已经竖起了贺骨人的大旗。
可是所有人也都看见,在罗支山的一处高峰,屋子飘扬着真羽部的战旗,由此亦可见,罗支山虽然大部分都被贺骨人占领,但还是有最后的真羽武士坚守着最后一块高地。
看到真羽旗帜在山头飘扬,增援而来的真羽将士们几乎是热泪盈眶。
“乌洛兰索真是草原第一勇士!”古单吐屯遥望飘扬的旗帜,感慨道:“他们还没有败,还在等着我们的增援。”
所有人也都看到,山上遍布贺骨人的旗帜,他们已经控制了山上几乎所有的险要之处,而且依稀看到山上人头攒动,显然对方也早就做好了真羽援兵抵达的准备。
能够在占据绝对优势兵力的贺骨人进攻下,还能支撑到现在,山上的真羽将士毅力自然是让所有人都肃然起敬。
看到遍布在雪地上的众多真羽兵士的尸首,援兵们一个个怒火中烧,摩拳擦掌,直待塔格一声令下,便开始对山上的敌军发起进攻。
我的妻子只會考慮自己的事
山头上,远远传来低沉的号角声,所有人都瞩目着山头那面孤独的真羽战旗,也都知道,那号角声不是冲锋号,而是山上被困的兵士向援兵传递信号,告诉山下的同伴,他们必将坚持到最后。
“塔格,我愿意为先锋,领兵攻打。”一名吐屯向塔格请战。
乌晴塔格却是扫视山上的情况,目光所及,贺骨人也是严阵以待,她心里很清楚,秦逍抽调三千多人执行奇袭计划,自己现在带来的援兵甚至不到万人,可是山上布防的贺骨主力在兵力上没有丝毫的劣势,甚至因为他们控制了罗支山,居高临下,反倒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。
无论是从兵力还是地利来说,真羽军都不占丝毫的上风。
如果此刻发起攻击,真羽军打下罗支山的可能性极小,而且还会出现大量的伤亡。
最要紧的是,她领兵前来的目的,已经不是为了打下罗支山,而是吸引贺骨军的注意力,将贺骨人的这支主力兵马托在罗支山,从而给秦逍的计划创造机会。
田園貴女
“传令下去,就地扎营。”塔格没有丝毫急于进攻的打算,倒是下了马来。
除了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明白塔格心意,其他人都是大为诧异。
救兵如救火,乌洛兰最后一些人马被围在山上,这时候更应该立刻发起攻击,和山上的同伴配合在一起,与贺骨人一决雌雄,可是塔格竟然下令扎营,这让不少人都有些沮丧。
“塔格,大家士气正盛,正应该趁势攻击,怎能…..?”有人不甘心。
古单吐屯却已经沉声道:“按照塔格的命令去做就好。我们这些天仓促进军,日夜不歇,大家也都已经疲惫不堪。”抬手指向将士们,“你们也都看见,大家消耗了很多的体力,贺骨人攻下罗支山,已经得到了休息,此时贸然进攻,能有什么胜算?先扎下营帐,让大家吃饱喝足,恢复体力过后,再听从塔格的决议。”
古单吐屯在真羽部本就很有威望,再加上他说的也是事实,虽然有不少人急于攻山,但塔格有令,再加上古单吐屯这样一说,也不好再多言。
全军下马,就在山下开始扎营。
“古单吐屯,你安排几名勇士作为使者上山。”乌晴塔格道:“必须善于言辞,劝说贺骨人退兵,告诉他们说,罗支山是我们真羽部的土地,谁也不能从我们手里夺走。三十多年前,他们付出了无数的生命,最终依然只能撤军,如果他们希望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重演,我们不会让他们失望。”
古单吐屯知道派出使者的目的,还是为了拖延时间,点头道:“塔格放心,此事我来安排。”
塔格望着山上密密麻麻们的人头,心下却是想着,如果没有秦逍的计划,以真羽部现在的实力,是否真的能够夺回罗支山?
即使夺回罗支山,将有多少锡勒人的尸骨葬身于此?
真羽和贺骨同出一脉,争斗百年,对锡勒人来说,本就是惨淡之事,如果此番双方生死决杀,无数锡勒勇士葬身于此,那么锡勒人是否从此一蹶不振?
诚如秦逍所言,今日的大漠局势,已经与三十多年大不相同,如果这次罗支山无可避免,非要杀的两败俱伤,很可能是大漠局势转变的又一起点,接下来锡勒人恐怕真的要成为被图荪人踩在脚下的奴隶。
她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如果没有秦逍的出现,自己即使死里逃生,面对眼下局面,群情激奋之下,这一战必然是无可避免,而自己很可能也将导致真羽部的覆灭。
虽然那个唐人有时候占自己一点小便宜,但毫无疑问,从他出现的那一刻,就像是天神下凡,始终在庇护自己。
她心中暗暗祈祷,只希望秦逍的计划能够顺利成功,那个男人也能够安然无恙地回到自己面前。
黑夜里,秦逍和三千多将士如同死亡沼泽的幽灵一般,悄无声息地穿行其上。
虽然依然时有意外发生,死士们时不时地就陷入沼泽之中,但好在秦逍一开始的策略十分有效,但凡死士陷入其中,后面的人立刻就拼了命的向后拽,将死士从鬼门关内拉出来。
这几十里地,走得异常缓慢,直到次日清晨,整整过去一夜,也依然没有完全走出沼泽地。
而且为了避免被瘴气侵蚀,谁也不敢取下口罩进食。
到中午时分,秦逍发现已经走到了沼泽地边缘,已经远离了那片满是枯藤败草的死亡之地。
“幸好是冬天。”秦逍感叹道:“这里的瘴气实在厉害,若是夏天从这里穿过,瘴气弥漫,恐怕蒙住口鼻都没有用。”
突牙吐屯也是感慨道:“咱们是第一支从这里穿过的队伍,若能成功,以后也必会受人赞颂。”
“突牙吐屯,这次如果穿过沼泽地,以后也必将会有人效仿。”秦逍道:“如果贺骨人或者步六达人从沼泽地穿行南下,无人防备,对真羽也是威胁。我看日后还要在沼泽地南边派人巡逻。”顿了顿,肃然道:“幸亏这里无人防备,我听人说,瘴气一旦遇上火,很容易就烧起来,若是穿行的时候,有人点上一把火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突牙吐屯对秦逍已经颇为钦佩,道:“不错,此战过后,我会派人守在沼泽地南边,要是有军队想从这里穿过,到时候就往沼泽地投掷火把,将他们都烧死。”
话声刚落,忽听得前方不远传来欢呼声,众人抬起头,却见到有一群兵马在那边纵马欢呼,远远听到有人大声道:“我们过来了,我们过来了…..!”兴奋之情,难以压制。
其他人都是精神一震,加快了步子。
走出沼泽地,所有人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,不少人甚至直接躺在雪地上,伸展四肢,前所未有的解脱。
进入死亡沼泽前,许多将士甚至都觉得自己会死在沼泽里,可是在秦逍的安排下,队伍奇迹般地穿过了让人闻之色变的黑水泊,虽然死伤一部分人,但与事先预估的损失人数相比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秦逍回望沼泽地,心下感慨,知道征服了这条拦路虎,自己的奇袭计划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。
“传令下去,所有人原地休息。”突牙吐屯也是一阵轻松,吩咐道:“检查自己的弓箭马刀,将坐骑都喂得饱饱的,人和马都要恢复体力。另外安排人向四周探查,绝不能让人发现我们的存在。”
秦逍看了看天色,问道:“吐屯,铁山距离此处有多远?”
“铁山在西北方向。”突牙吐屯向西北方向指了指,“不到两百里地,如果我们快马加鞭,黄昏出发,半夜就能抵达。白天行军,容易被发现,我们现在抓紧时间恢复体力,天黑之后,立刻出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