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莽 起點-第二十八章 黑心小棉襖閲讀

太莽
小說推薦太莽太莽
红烛燃尽,在烛台上留下一滴红色烛泪。
绣着龙凤的红色幔帐间,左凌泉躺在枕头上,以胳膊为枕,让有些疲倦的静煣靠着。
静煣并未盖被褥,仅用鸳鸯肚兜稍微遮掩,透过镂空质地的边角,依旧能看到些许山巅雪景。此时睡得很甜,腿儿还粘人地架在相公身上。
左凌泉轻抚静煣雪腻的脊背,想起昨晚的情景,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下。
虽说俗世有‘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’的说法,但这个说法只针对男人,静煣显然不在此例,办起事儿非常牢靠,硬要形容的话,嗯……就是听话。
温温顺顺,犹如宠溺男人的大姐姐,说什么都答应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,顶多稍微扭捏一下,很让相公省心。
具体地,也不好放在台面上讲。
左凌泉回想片刻后,见时间还早,就低头在静煣额前亲了下。
“嗯……”
汤静煣慢慢睁开了眼帘,望了望近在咫尺的左凌泉,脸儿一红,低头看去,把腿收起来,藏进了被褥里:
“天怎么都亮了……待会是不是要去给婆婆敬茶?”
“时间还早,多睡会儿。”
“我又不用睡觉,刚才不知道怎么就睡过去了……”
汤静煣表现得再平静如常,也难掩初为人媳妇的羞涩,见左凌泉躺得这么随意,还用被子把他也盖了起来,望向窗外:
“好像是还早,现在做什么呀?起床?”
左凌泉有点想赖床,并未起身,稍微琢磨了下,从枕头底下摸出古籍:
“要不修炼试试?”
汤静煣对此自然没意见,回想了下死婆娘教的诀窍,就裹着被褥,压住了左凌泉。
“额……”
左凌泉只感觉被热乎乎的软团儿压住,本就意犹未尽,此时自然有点把持不住。
但静煣还没酝酿好情绪,婚房的门口就传来了两声轻响:
咚咚——
忽如其来的声音,把静煣吓得一抖,连忙裹好自己,偏头看向房门。
左凌泉还以为是姜怡她们过来凑热闹,毕竟这时候除了媳妇,也没人敢大早上过来扫兴,就稍显不正经地来了句:
“敲什么门,进来吧。”
汤静煣感觉不大对,尚未制止作死的相公,就发现门栓自动划开,一道人影走了进来。
透过珠帘,可见来人身着鹅黄冬裙,身材高挑气质脱俗,只是往屋里一站,就让本来光线柔暗的婚房亮堂了几分,甚至多了些许肃穆。
妈耶……
左凌泉脸上的坏笑一僵。
汤静煣也惊得不轻,迅速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,恼火道:
“死婆娘,你不害臊啊?往这儿跑做什么?没看到我在……”
上官老祖就是因为害臊,才一个闪身来到这里,若是来晚一步,她恐怕就站不稳了。
上官老祖表情不带丝毫异样,微微抬指,放在架子床旁边的浴袍和裙子,就和全部活过来了一般,自行飞到了幔帐间。
左凌泉一愣神的时间,衣袍就全套在了身上,从上到下穿得整整齐齐,连鞋子都穿上了,眼中不由露出讶异。
汤静煣自然也一样,甚至连头发都盘好了,眼神茫然地低头看了下,还用手摸了摸头。
上官老祖服侍完两人穿好衣裳后,望向汤静煣:“你跟我来。”转身走出了门。
汤静煣想再亲密会儿,但衣服都穿戴整齐了,再赖床说不过去,只得悻悻然掀开被褥起身:
“什么事儿不能晚点说,真没眼色……”
上官老祖常年喜怒不形于色,哪怕因为昨晚丢人的模样尬得头皮发麻,表情上也不见半点异样。
她走出院子后,站在过道之中,回身看向汤静煣。
汤静煣在和门口的相公道别,转头差点撞在老祖怀里,她退开一步,不悦道:
“你做什么呀?说好了不打扰我成婚,大早上就跑来和我摆脸色……”
虽然语气不满,但也难掩心底了理亏,毕竟老祖交代的事儿,她一样都没干,光顾着爽了。
上官老祖上下扫了眼汤静煣,沉声道:
混在日本女校的高手 小说
“交给你的法门,你用了?”
“法门……”
汤静煣如同被大房管教的小媳妇,眼神左右四顾,小声回应:
“忘……忘了。”
“忘了?”
上官老祖赔出去一座私人洞府,给汤静煣换来双修的机会,得到这种不负责任的答案,心里能高兴就见鬼了。
汤静煣见老祖眼神微沉,反应很快,不等对方发飙,就连忙凑上去,抱住了老祖的胳膊,笑眯眯道:
“好姐姐,我昨天成婚嘛,弄那些乱七八糟的,小左说太功利了。你以后要是成婚,应该也不想在一辈子只有一回的时候,弄这些有的没的吧?”
“一晚上时间,前半夜就罢了,后半夜你不会运功?”
后半夜?汤静煣有点无辜:“哪儿来的后半夜,小左……小左很猛,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儿,就天亮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
上官老祖无话可说。
汤静煣知道老祖心情不好,撒娇似的哄道:
“我知道错了,下次一定注意,事前给你打好招呼,不影响你,我才开始修炼,行了吧?”
“你不想打扰我,就要尽早学会掌控神魂,昨夜为了不打扰你,我神魂出窍远游,你猜你干了什么?”
汤静煣昨晚有些‘幻觉’,大概猜到了些,她小声道:
“昨天晚上,你是不是在自己……自己动手安慰自己?”
上官老祖懒得理这些浑话,她轻抬手掌,在掌心展开一方天地,里面是昨夜房中的画面。
画面里依旧是两个女子抱在一起,不过上官老祖的面容被打了码,模模糊糊看不清,只能瞧见桃花尊主羞急的模样,以及上官老祖手脚的不老实。
揉圆捏扁……
?!
汤静煣瞪大眸子,脸儿红了下,片刻后又恍然大悟:
“这……怪不得我昨天感觉抱着个女人,怎么摸都不对……”
上官老祖合上手掌:“你能趁本尊不注意时,操控本尊躯壳;干出这种丑事还好,一旦掌控不住,弹指间把郡城化为齑粉,本尊可不帮你担责,我看你怎么和左家交代。”
汤静煣缩了缩脖子:“我……我知道啦,以后肯定注意。嗯……你昨天摸桃花尊主……”
“是你。”
“我昨天用你的手乱摸,桃花尊主被占那么大便宜,没找你麻烦?”
“本尊摸她一下又如何?她能找什么麻烦?”
这话相当霸道。
汤静煣眨了眨眼睛,忍不住“噗——”地笑了声:
“玉堂,你要是个男人,怕是不得了,管她是什么仙子豪门夫人,到你手底下估计都得老老实实自己捧着喂……咳——”
上官老祖明白这是闺房之中的特殊玩法,淡淡“哼”了一声:
“修行中人,要克制欲念。你哪怕不克制,左凌泉也不能沉迷其中不可自拔。这几天过年,本尊不催你,但过完年后,你就得老老实实把本命火给他,让他静心闭关一段时间。”
“知道啦……那这几天我是不是能放开了……嘿嘿,说着玩的……”
……
—–
刚刚新婚燕尔,左府上下还充斥着喜气。
年关还有十天时间,在此之前,家里人不会再出远门,亦无繁忙事务,都处于一年之中最清闲的状态。
左凌泉收拾好婚房,等静煣和老祖交流完后,一起到了前宅,陪着静煣给爹娘敬茶,姜怡、灵烨、清婉也在那儿等着。
看静煣的模样,不太想以老幺的身份给姐姐们敬茶,但公婆在旁边看着,她再不愿意也莫得办法,还是口是心非地叫了声‘姐姐’。
不过散场之后,静煣就改口了,私下里和三个先来的姑娘讲起‘修行道大者为先’的道理,意思是都是修行中人,谁境界高谁是姐姐。
灵烨对此自然没意见,姜怡则是打死不同意。
那种场合,左凌泉进去无异于找死,因此没跟着凑热闹,独自在宅子里闲逛,等着媳妇们争出结果后才凑进去。
左家大宅里人很多,游廊过道随处可见亲朋,左凌泉游廊行走,来到一处转角时,忽然听见前面传来天机神算王先生的声音:
我是天庭掃把星 小說
“……姑娘想要化去此劫,又对左公子无意,怕是难咯,老夫道行浅薄,只能看出姑娘的有缘人,就在郡城之内……”
“郡城这么大,好几万人,我哪儿知道是谁?”
“唉~姑娘能和此人有缘,必然相识,老夫看得没错的话,应该比姑娘小几岁……”
“小多少岁?”
“额……姑娘如今年方几何?”
“三出头。”
“三出头?老夫倒是没看出来……嗯,年龄相差不会太大……”
“是男是女?”
“唉,姑娘莫要说笑了,老夫看人很准,姑娘和左公子的面相,实在般配,只要姑娘有意,老夫敢拿往后寿数担保,姑娘往后必然阖家美满,富贵一生……”
……
左凌泉悄悄探头,往那边瞧了眼,却见桃花尊主站在游廊之中,不停追问。
王老先生站在对面,摆出仙风道骨的模样,正绞尽脑汁地应答。
左凌泉没料到桃花尊主能无聊到跑来算姻缘,本想偷听下对话,但桃花尊主能感觉到他来了,回头望向拐角,微微眯眼,意思不言自明。
左凌泉识趣儿地笑了笑,忙地转身往回走,不去打扰莹莹姐的闲情逸致。
媳妇们还在讨论谁是老大的问题,左凌泉也不好进去出谋划策,闲庭信步回到了自己的东院,本想和小时候一样练练剑法,进门却瞧见冷竹孤零零地坐在屋檐下。
冷竹穿着淡青褶裙,上身是毛茸茸的云白小袄,坐在小板凳上,膝上放着只分量挺沉的碧眼白猫,正心不在焉地给白猫扎着小辫子。
从神色来看,冷竹不怎么高兴,微微嘟着嘴闷闷不乐,手儿折腾着白猫的长毛毛,双眸出神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。
左凌泉认识了姜怡多久,就认识了冷竹多久,一直心疼这个很暖心的贴心小棉袄,但说实话,作为姜怡的小跟班,他对冷竹的私人生活关注不多。
冷竹往日很开朗,见人就笑眯眯,偶尔也会露出怂包模样,像这样闷闷不乐的神情,恐怕也只有在人后才会露出来。
左凌泉略微思索,无声无息地进入院子,来到了冷竹背后,俯身凑到跟前:
“冷竹?”
“呀——!”
冷竹吓得一哆嗦,差点把灵烨的白猫丢出去,反应过来后,又双眸微亮,露出了喜色:
“左公子?!”
冷竹连忙站起身来,把白猫丢到了院子里,意外道:
“您怎么来了……吓死我了……”
左凌泉抬手在冷竹吹弹可破的脸蛋儿上捏了下:
“大摇大摆走过来你都没发现,还满脸不开心的模样,想家了?”
“我……”
冷竹脸儿一红,左右看了看,见公主不在,才稍微大方了些:
“没有啦。我记事起就在宫里,陪着公主长大,公主在哪儿家就在哪儿……高兴着呢。”
“是吗?”
“……”
冷竹抬眼偷偷瞄了下左凌泉,咬了咬下唇,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甜甜笑了下:
“我真没什么,能跟着公主修行,现在都快成仙子了,我感激还来不及,哪儿会不高兴。”
左凌泉往年比较直,不太能领会小女儿家的细腻心思,但陪着几个媳妇久了,再直也该长点记性了。
他上下打量几眼,发现冷竹右手扣着左手放在腰间,指尖轻轻摩挲着空空如也手腕。
瞧见这下意识的小动作,左凌泉恍然大悟,明白了意思——这次回家,娘给姑娘们都准备了见面礼,但冷竹是公主的丫鬟,正常来讲和姜怡是算在一起的,所以只给了姜怡,没单独给冷竹准备一个。
连谢秋桃都混了个镯子,冷竹明明从最开始跟到现在,却什么都没拿到,连声娘都不敢叫,心里肯定不是滋味。
念及此处,左凌泉摇头笑了下,手腕轻翻,从玲珑阁里取出了一块大小合适的赤血晶。
赤血晶是灵矿所产的石头,通体晶莹剔透,内部自带云纹,用来做首饰的话极为漂亮,但太过奢侈,正常修士不会这么用。
左凌泉游历途中随手捡的矿石挺多,自然不会在乎这点,他以双指做剑,凝聚出一束剑气,不过眨眼之间,就把赤血晶削成了圆环,然后再仔细打磨光滑。
冷竹站在旁边看着,起初有些不解,但瞧见镯子的雏形后,脸蛋儿立马红成了苹果,双手搅在一起,坐立不安。
“好啦。”
左凌泉把赤血晶镯子打磨好,来回打量,满意点头,拉起冷竹的左手,往手腕上套。
冷竹愣愣望着,想说什么,却说不出来,看着看着眼圈儿竟然红了:
“左公子……你……”
左凌泉把镯子套在白皙手腕上,见冷竹快哭了,笑道:
“怎么?不喜欢?”
“不是,喜欢……”
冷竹鼻子一酸,再也忍不住,眸子里泪汪汪的,望着左凌泉不知该作何言语。
左凌泉抬手又在她脸蛋儿上捏了下:
“喜欢就好,以后不高兴的地方就和我说,又没把你当外人,一个人闷闷不乐像什么话。”
冷竹摸着手腕上的镯子,眼底百感交集,沉默良久后,带着些哭腔道:
“我……我……从今以后,就算是刀山火海,冷竹也走在前面,让公子和公主殿下站在后面……”
说着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子,往前迈出一步,踮起脚尖,抱住左凌泉的脖子,下巴放在了肩膀上。
左凌泉轻笑了下,轻轻抚着冷竹的后背:
“瞎说什么,刀山火海那需要你去趟,以后开开心心就好了。”
冷竹紧紧抱着,心底太过激动,以至于左凌泉能清楚感受到软和衣襟下的心跳。
“嗯。”
她呼吸稍显急促地答应了一声,没有放开的意思。
左凌泉自然不着急,轻抚冷竹的背心,习惯使然,抚着抚着手就滑到了不怎么好描述的地方。
“……”
冷竹呼吸一凝,下意识又站直了些,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娇斥:
“左凌泉!”
重生之傻女谋略 小说
声音错愕。
左凌泉心里一惊,手连忙移开,余光看去,却见姜怡和灵烨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。
姜怡眼神很复杂,即像是意料之中,又有点难以置信,反正很恼火。
而灵烨表情玩味,抱着胸脯一副看戏的模样,不出意外,姜怡就是她偷偷带来的。
左凌泉暗道不妙,正想含笑解释,没想到怀里的冷竹反应比他还快。
喜极而泣的冷竹,听见姜怡的声音,身体就是一僵——要是被公主看见自己抱着驸马爷亲热,恐怕会当场出嫁……
念及此处,强大的求生欲,让冷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松开了胳膊,羞急道:
“公子,你……你……”
说着捂着脸,一副被公子调戏了的模样,埋头冲进屋里。
二交戦~飛龍のラブラブ大試練~
啥?!
左凌泉满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冷竹以袖遮面逃跑的背影,说不出话来。
这死丫头片子!
就这还上刀山入火海?
你是巴不得公子早点死是吧?
“好啊你……”
姜怡起初还有点迟疑,瞧见冷竹这幅被欺负了的模样,彻底毛了!
她左右看了几眼,从院门后拿起扫雪的扫帚,气势汹汹地就冲了过来。
“你真当我好欺负是吧?”
“诶诶,公主,你别激动……”
“你别跑……”
“唉,我……”
……
——
没想到吧,阿关请假都能放鸽子,哈哈哈……开玩笑。
码了两章,有点水,不过比断更强,希望大家别介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