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禁區之狐-第六十一章 挑戰者閲讀

禁區之狐
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
“……在昨天马德里海盗主场4:2击败腓尼基人的比赛中,出现了暖心一幕:比赛中为海盗首开纪录的胡在进球之后向镜头展示了马克西·凯里的球衣。他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为了祝愿凯里早日康复,回到队伍中……他这个举动也粉碎了外界关于他和凯里两人关系不和的传言……”
配合着新闻播音员的解说,是昨天比赛的画面。
进球之后的胡莱冲到替补席上,将凯里的10号球衣举起来,向摄像机镜头展示。而其他的海盗球球员们则都簇拥在他身边,一起对着摄像机镜头大喊大叫。
现场有些混乱,但还是可以听到“加油”“马克西”这样的词语。
“真是一个好小伙儿……”妻子索菲雅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,微笑着感慨道。
在他旁边的丈夫哼了一声。
妻子就扭头看过去反问:“不是吗,亲爱的?你有没有想到他会是第一个为你送上祝福的人?”
凯里继续哼了一声:“这谁能想到?”
“所以,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对他稍微有好一些了?比如在场上适当传传球给人家?”
“你觉得我这样还能上场?”凯里指了指自己刚刚接受过手术还裹着石膏的左脚,它正被架在专门的架子上,确保受到了足够的保护,不会因为突然跌落而遭到重击。
三天閃婚,天降總裁老公
“我没说现在,我说的是你伤好之后。”
“我说的也是伤好之后。索菲雅,你觉得我还能……重新回到球场上吗?”
“为什么不能?”
索菲雅·凯里看着他反问。
马克西·凯里迎着她的目光与之对视,但没过多久他就率先移开了视线:“所有人都知道,我回不到从前了……”
“没有人可以回到从前,马克西。”妻子的表情严肃起来,“我也回不到从前……别说从前了,我连昨天、上一个小时,上一秒钟都回不去。但那又怎么样?不能按照以前习惯的方式踢球,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吗?”
面对妻子的质询,凯里低头不语。
但索菲雅却并没有要放过丈夫的意思,而是继续追问:“我知道你失去了速度,但失去了速度难道就不能踢球了吗?足球是一项比谁跑得快的运动?你不是还有技术吗?你不是总说你的技术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吗?怎么原来你是骗我的?其实你对自己的脚下技术一点信心都没有?”
她凑到丈夫的面前,想要看清楚他的眼睛。可凯里却挪开了自己的视线。
索菲雅双手用力拍在丈夫的脸颊上,把他的头扳正,强迫他看向自己:“看着我的眼睛,马克西。那个说着‘山就在那里’,说着‘我就是这么屌’的人去哪儿了?”
凯里并不和她对视,而是垂下眼睑,躲避着。
依然沉默不语。
夫妻二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。
就在这时穿着睡衣的女儿突然出现在客厅门口,指着爸爸妈妈兴奋地喊道:“你们是要亲亲吗!”
宝贝的突然出现,打破了原本尴尬的气氛。
索菲雅双手捧着丈夫的脸,顺势轻轻一吻。
然后就起身走向女儿,把她抱起来,也给了她一吻:“宝贝你怎么还没去睡觉?”
“妈妈我睡不着……”
“妈妈陪你。”
妻子抱着女儿走上了楼。
马克西·凯里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,沉默不语。
妻子刚才一连串的反问,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该作何回答。
还好女儿突然出现,解放了他,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妻子的质问和目光。
他还记得自己刚刚听说胡莱要到球队的时候,气势汹汹跑去找主教练帕罗蒂理论,认为俱乐部不信任他,非要花一亿两千万买个前锋来。
九幽天帝
现在回过头去看……俱乐部反而是正确的。
胡莱在来到海盗的四场比赛全都取得了进球,四场比赛七个球,再次刷新了新人纪录。
而如果当初俱乐部没有买胡莱,那自己这一受伤,球队这个赛季可就难打了。
就靠迪昆佐一个人,不就又跟上赛季一样了?
意大利人盘带能力是很突出,但得分能力实在是一般。当然他这轮联赛进了两个球,还算好……但那是因为腓尼基人的防守实在是不敢恭维——他们四轮联赛丢了十一个球!
所以其实不是俱乐部不信任自己,而是自己也没资格让俱乐部信任……
他以为膝盖受伤是他倒霉,是他职业生涯的最低谷。但现在来看,那次膝盖受伤仅仅是他所有霉运的开始,也仅仅是向更深的深渊滑落的开始。
看看胡莱连续四场比赛打进七球,再看看自己裹着石膏的左脚,他又要拿什么去和人家竞争?
马克西·凯里只感受到深深的无力。
※※ ※
“四场七球,胡正在西班牙大杀特杀!”
一个身穿鲁尔莱茵运动外套的年轻人躺在床上,把手机举在自己脸部正上方,正把手机上的新闻标题念出来。
“这个胡果然厉害,我早在去年夏天就看出来了!”
念完标题,这位年轻人感慨道。
坐在旁边椅子上正在低头玩手机的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说的?全世界都看出来了好吗?他可是世界杯金靴!”
没想到躺在床上的年轻人哼了一声,似乎有些嗤之以鼻:“世界杯金靴又怎么了?昙花一现的世界杯金靴少了吗?在世界杯上拿最佳射手更多的是靠运气,而不是实力。也许你在小组赛碰上一个鱼腩球队,就可以开心的刷数据了……我是因为那场我们和利兹城的国际冠军杯,才确认胡和传说中的一样厉害。”
“那场比赛?那场比赛胡就进了一个球,利兹城还输给了我们啊……”
“是的,他们输给了我们。可他们那场比赛的进攻机会实在还是不多,就这样他都能进球。”
“那是我们自己的后防线犯了个错误……”
“没错,约翰。我们犯了个错,可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有谁能够保证九十分钟比赛里一次错误不犯?但大部分错误根本不会转化成丢球,因为对方前锋没有那么强的机会把握能力!”
原本在玩手机的年轻人放下手机,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。
躺在床上的年轻人继续说:“再看看他去了海盗。海盗的中场可没有专门的组织者,但通过两个边路,尤其是左边路,胡依然可以收获那么多进球……他真是效率惊人!而且很少浪费机会……”
说到这里,年轻人顿了一下,问道:“约翰,你说我以后会像胡那样厉害吗?”
坐在椅子上的约翰·塞特对他说道:“当然。而且你会比他更厉害,因为你比他更高更壮,速度也更快。最重要的是,你才十七岁,扬纳斯。我没见过那个十七岁有你这身体素质的,所以你的成就只会比他更高。”
听见队友使劲夸自己,扬纳斯·埃德曼开心地从床上跳起来,展现出他健壮高大的身形。
“那么做个承诺。”十七岁就已经身高一米八八的埃德曼说道,“只要我能在接下来和海盗的比赛中取得进球,我就要去找胡交换球衣!”
“为什么要进了球才去交换球衣?”
“因为那样会让胡印象更深刻一些。而且交换球衣的时候我可以这么作自我介绍……”埃蒙德咳嗽一声,憋着嗓子,让自己的声音更粗一些,“‘嘿,胡,我在比赛中的那个球漂不漂亮?如果把你吓到了,我很抱歉……’”
接着他扭头问约翰·塞特:“你觉得这么说是不是很帅?”
塞特叹口气:“很傻。”
“啧!”埃德曼很快又振作起来,“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让周中的欧冠比赛马上开始了!听说海盗公园的主场气氛非常狂热,我倒想看看,和我们的山谷球场比起来,能高到哪儿去?”
欧洲足坛有许多魔鬼主场,几乎每个球队都会说自己的主场是最可怕的。
不过能够以“狂热”出名的主场气氛,是有明确指代的,能够当得起这种评价的球场可不多。
其中一家是马德里海盗的主场海盗公园球场,还有一家则是鲁尔莱茵的山谷球场——知识点:土耳其球队的主场不能用“狂热”来形容,得用“地狱”。所以人们讨论主场气氛狂热的时候,都不带土耳其球队玩。
言归正传,巧合的是,这两支球队都拥有大量的工人阶级球迷。
马德里海盗就不说了,鲁尔莱茵所在城市多特蒙德,本来就是鲁尔山谷中的重要工业城市,那里的产业工人数不胜数。
足球是工人阶级的运动,在多特蒙德这座城市如此受欢迎也理所当然了。
此外鲁尔莱茵这支球队也像是工人阶级一样,在德甲以富有激情而出名。他们的比赛往往都很好看,但成绩……就有些起伏不定了。
和死对头蓝白慕尼黑的四平八稳完全是两个路数。
※※ ※
“每次看到埃德曼在球场上高速带球,我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辆重型大卡车在狂奔……”
让鲁尔莱茵助理教练莫里茨·瑞登发出如此感慨的,正是在训练场上狂奔冲向禁区的扬纳斯·埃德曼。
听见他这句话,旁边的主教练勒罗伊·库恩笑出了声:“哈!非常形象的比喻。”
两人说话间,足球被从边路传起来。
“让我来!!”
就听到门前一声大吼,刚才全速冲刺终于赶到的扬纳斯·埃德曼高高跃起,这下可不只是在高速奔驰的重卡了,而是冲上断桥腾空飞起的重卡。
然后一头撞在足球上!
嘭!
足球飞进了球门。
库恩一拍巴掌:“好!看样子埃德曼的状态不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