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南宋風煙路 林阡-第1960章 月明天籟,人間萬竅號呼(1)看書

南宋風煙路
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
萧骏驰兵败后,为了打消莫非分身难找的烦恼,身为他们主公的林阡在小月氏城连续打了七个转。
不是没考虑过让移剌蒲阿直接乔装靠近,但面皮和易容虽快、身型却骗不了蒙古军;吃药需要日积月累、临时抱佛脚根本来不及……就这么巧,恰在那时一个走姿特殊的老奴映入眼帘,而当年莫非隐居在陇右时林阡曾见!
“找郢王当莫非的影子”根本就是林阡一力促成,只不过这件事人前得归功于祝孟尝。
为何要藏在几重幕后?因为他林阡是否亲临、对应着大月氏城防几级;而对面阵营清一色的人精,全是鬼才、毒士、智囊……能不用心去削弱?
“林阡的主力调动比宣化慢,说明大部分都不在西夏南部了……林阡本人,会不会也已去了北部?”事实上,白衣谋士失落不过半刻,林阡就已经抵达战场。什么调动不力?只知溃退?等待后援?那不过是他借着大势所趋、示意祝孟尝演出来的而已。
这么关键的真相,为何蒙古军竟完全不知道?简单,林阡也在肃清蒙谍“长生天”啊!宣化之战的盟军各部他一支都没带身边,反正祝孟尝、移剌蒲阿、孙寄啸、宇文白都能就近调遣,途经此地的曹王更是翘楚中的翘楚。岳父出马,一个顶俩。
本该相当容易的一仗,是因为失了先手才被动,又由于萧骏驰情急而落下风——敌人比以往更穷凶极恶,民众比以往更淳朴弱小,当是时,盟军的原则一如既往,人质们尽可能别伤及。想周全,自然难。
“骏驰和莫非是重急,撬动仙卿为上策,但偷天换日最稳妥。不过,若采用后者也有个不好——知道莫非身份的人愈发多了。”林阡叮嘱曹王,如果采用中策,尽可能精简人手。但那时,一切还在纸上,八字还没一撇。

“哎,原想来抓老鼠,结果先被老鼠咬了米袋子。”叮嘱完曹王林阡就来盯祝孟尝。
“还真是个米袋子,这边据说富得流油,啊,主公?”老祝刚把酒坛子藏起来,一回头主公就不见了。探头一瞧,这家伙自己在倒腾地道,挖了半天都是纵向的……老祝讶然:“主公您,在钻井吗?”
“先练练手。”林阡声音越传越小。祝孟尝看他不在眼前,遂降低了防备。
“我不懂,主公为何在暗处?直接提刀进城,干了他们多爽快!”老祝可不喜欢演懦夫。
“匹夫,破城还不简单?关键是减少伤亡!笨!”林阡骂道,“骏驰穴攻失败后,蒙古军但凡保持智谋水准,都会极速吸取教训重排兵阵,我得证明一些想法后才能万无一失。”
“好吧,那我便继续演‘援军虽到,大叹错失穴攻良机’。”老祝一点就通,准备接下来几个时辰都保持“十年怕井绳,不太敢遁地”状态。
正说着,手底一松,酒坛不见了,啊一声视线稍疑,原正被主公拎怀里灌!主公身边有新坑,老祝一惊色变问:“我脚底下没动静,您明明在我前面,怎么到我后面偷酒的……啊不,这酒正是留着给主公的……”“祝孟尝,我说多少遍了醉酒误事!”

林阡考虑到,蒙古军在经历过和萧骏驰斗智斗勇后,兵阵一定会有所改进——
第一点必然是加强黏度,即挟持民众到极限程度。对此,盟军一方面要依林阡所言帮他入城去“证明一些想法”,一方面则需靠莫非传出精确的人员信息、才好辨明城内谁敌谁友从而避免误伤。这么详细的情报,靠郢王擦肩而过来不及传,必须以莫非嫌疑洗脱为基础。
第二点则一定是加强城防,即增开风扇车机关,以及设瓮监听地道,两者同时指向“谨防林匪掘地”。蒙古军防守得面面俱到,林阡自己武功盖世也进不去,但为了解决第一点中的问题盟军又必须去城中,怎么办?那就只能抓住蒙古军的弱点,人少。
他们人少,且又残暴,仓促能从民众中找到几个合适的瓮?换而言之,蒙古军的设瓮监听很简陋。
林阡第一时间找到了切入口——我也吸取骏驰教训,心急不行,就慢慢挖,力大不行,就轻挖,浅挖不行,就深挖。
由于林阡不在、祝孟尝投鼠忌器,蒙古军的兵力重排将会谨慎再三,那么,会给敌我双方好几个时辰备战。
八字画出撇——老奴、移剌蒲阿和宇文白这几位先锋,便是通过第一条深隧道潜入。

甫一敲定了“偷天换日”的中策,移剌蒲阿和宇文白尚在部署乱葬岗劫人,他们的第一封信件就已经派人通过地道传回给主帅。
“可以大肆挖进去。”林阡看见自己想证明的事情属实,则策略完全可行,那么地道的生产线自然要扩大化。
八字的捺画出之前,还有最后一步要走——城头的白衣谋士,眼睛耳朵务必蒙上。
“祝孟尝,你去给我吸引敌人火力。”
老祝说得对,他不是懦夫性格,憋缩几个时辰足够了,是时候配合脚底下的人表演“准备尝试穴攻”了,一来,掩护深层的地道作业,二来,浅层的各种机关必须先行试炼,以免总攻的时候经验不足栽跟头。
“太好了可以发挥了!”祝孟尝早已摩拳擦掌。
“白衣谋士狡猾无比,会考虑我现在在来的路上,他注意力投入城头多少,都看你老祝表现多好。切记,别太狠,惹急了兔子。”
“了解,一手萝卜一手棍,不然前面白演了!”老祝太懂主公了,下一步就是投敌所好的“终于敢穴攻,可是又受阻”!
“用着可真顺手。”林阡笑赞,怎么跟莽夫交流这么畅顺呢!

何止是跟祝孟尝?盟军在一起久了,谁都早已形成这种各司其职、同步并进的默契。
乱葬岗事件发生时,林陌曾想“宋盟就算进得来,也只会隐秘,哪会如此躁动?”宋盟就算进得来?怎么进来的?答曰:地下道!早就已经试验出最佳深度、不会被瓮监听也不会被风扇车阻遏的地下道!
林陌之所以没有想到,除了移剌蒲阿和宇文白十人如一人般行动神速、隐秘之外,也正是祝孟尝铺垫得好,混淆了林阡到场的真实时间。
不过,令祝孟尝大叹“还好主公喝了我酒”的意外在于——大月氏城的机关远远不止风扇车!
譬如有些机关,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万箭筒,几百步外便能阵列开射,连环齐发,遮天蔽月,穿盔透甲;祝孟尝非得大刀开路,将木幔挡板升到普通兵士的头顶作掩护。
譬如有些机关,是专门针对云梯笨重、难以随便移动而设计,陡然开启,集中攻击,猝不及防,杀转为闪;祝孟尝飞梯来架,方才克服。
譬如有些机关,是风扇车的辅助,体型较小,易被忽略,好不容易搭上城墙,就算蒙了鼻子也容易被石灰粉伤眼;祝孟尝赶紧回头寻找扬尘器的破解之法。
强弩迸射,箭如蝗集,风驰火啸,烟黑月红,肉眼可见攻不如守,几轮冲杀都被压回头。
祝孟尝用了一半力,自以为演演就好没想到久攻不克,说起来可真丢人,敌人不到二十!
“错了,敌人不止二十个。”林阡叹了一声,“这是瀚抒父子俩的心血,被贼人们糟蹋了。”大月氏城这台破落机器落到了白衣谋士手中,竟也是“用着可真顺手”!
祝孟尝一边褪下战衣裹伤,一边转头一瞥出乎意料:“主公,为何找了件红衣?要换?”
“红的显眼。”林阡说,“还得找俩钩来。”
“您不演洪山主,也显眼。”老祝吹捧之际,意识到主公已在备战。
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,林阡还没更换战衣,就从城内传来两大意想不到消息。

蒙古军内,各种负面消息被压制到现在,终于盖不住,汹涌如井喷。
花无涯阿宓内斗引致城门失火。原来,肃清的枝节并未终结,林陌莫非的矛盾竟被转移——听闻有民众无端枉死,其余人再淳朴也会有怒气,情绪酝酿、传递已久,城内守军在半个时辰后的现在集中反弹。
夔王仙卿私心引致后院起火——据夔王向木华黎描述,有民众暴动,将城主一家救出监狱;平民们知道城主脱险,抗争者便愈发勇敢。
民众的被屠杀和暴动,在林阡莫非恢复沟通前对于盟军都算未知,所以事发时都始料未及。
指尖傳來的信息
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,主公,咱们赢定了。”祝孟尝初听喜出望外。
“暴动是双刃剑,既有损蒙古军军心,也加重民众自己危险。”林阡和曹王想到了一起,出现无辜死伤,已是盟军难辞其咎,现在更得防止极端情况下穷寇们玉石俱焚;当机立断,决定提前总攻、救全城:“事不宜迟,曹王他们已在归途,我先上,祝孟尝,开始吧!”